邓铂鋆:如果美国制裁中国药企,影响有多大?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邓铂鋆】

近日,一则美国将制裁中国生物科技企业的外媒报道,引发国内CXO(医药研发、生产代工)企业股价恐慌式暴跌。

12月15日午后,医药巨头药明康德股价突然跳水。12月15日收盘,药明康德在A股跌停,市值蒸发超400亿元,并带动整个A股医药版块下跌,当日A股市值蒸发近2万亿。

后来,这被证实是虚惊一场。

12月15日晚间,美国财政部正式发布制裁文件,其制裁对象为参与国际非法药物贸易相关个人及公司,核心目的是整治美国十分严重的芬太尼等药物滥用问题。文件上被制裁的中国公司多为相关原料药公司,与上市CXO及生物医药创新公司并不相关。

在这则传闻之前,美国刚刚制裁了中国8家科技企业。中美贸易战以来,美国屡屡使用制裁大棒,而新冠疫情以来,中国在疫苗、抗疫等方面的出色表现,也让美国有所忌惮,难怪中国医药行业听到风吹草动便四处探望。

为什么是药明康德?

医药行业全产业链涉及研发、生产、流通三大主要环节。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制药企业将全产业链中的部分环节外包给专业公司,发挥“比较优势”,自己只做最擅长的部分,形成了医药合同服务外包行业。医药合同外包服务(CXO)按照产业链环节划分,依次可以分为CRO、CMO/CDMO和CSO。 CRO(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即医药合同研发组织。CRO是为制药企业、医疗机构、高校院所等客户,在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研发过程中提供专业化服务的一种学术性或商业性科学机构。CRO侧重于实验室阶段的药物研发基础性原理研究。

CMO(contract manufacture organization)即医药合同生产组织。CMO主要是外包商接受制药公司的委托,提供产品生产时所需要的生产工艺开发、配方开发;临床试验用药、化学或生物合成的原料药生产、中间体制造、制剂生产以及药品包装等服务。CMO 侧重生产领域。 CDMO(contract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e organization )即医药合同研发生产组织。与CMO相比,CDMO多了研发环节,在CMO基础上提供创新药生产时所需要的工艺流程研发及优化、配方开发及试生产服务,并进一步提供定制化生产服务。

CSO(contract sales organization)即医药合同销售组织,是制药公司的药品营销外包。

研发一种新药是一个漫长而昂贵的过程,花费往往以十亿美元计。为了攫取更高的利润,跨国医药巨头近年来倾向于通过医药研发外包(CRO),帮助制药企业节约时间和成本,减轻企业的研发支出负担。自然,拥有“工程师红利”这一人力资源优势的中国成为了跨国医药巨头寻求和培育外包服务商的对象。据证券从业者统计,目前我国上市医药公司拥有CRO业务的足有19家。

上文提到的药明康德,是2018年上市以来市值膨胀了1200%的高科技大蓝筹。药明康德在中国、美国等多个国家设立了运营基地、药品生产基地;在中美等国开设实验室,研发费用2020年达到了6.93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4.19%。从2020年的地区收入来看,药明康德的境外收入达到了123.9亿元,占总收入比重的75.03%;境内收入达到了41.23亿元,占总收入比重的24.97%。